2019-10-13 08:00:00

不知道為什么,楚凡這話讓聽到的人又覺好笑,同時又覺得膽寒。

敢在吳家大小姐面前說這種話,不好笑嗎?

可當著吳家大小姐都敢說這種話?難道還不足夠讓人膽寒嗎?

這小子的依仗,就是他身后那個穿著戰甲的高手吧?確實厲害,可惜現在是法制社會,光厲害沒用,得有背景、人脈,否則一顆槍子,就能送你上西天。

吳家有沒有槍?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懷疑。

“這位先生,你可知剛剛短短數分鐘內,你已經犯了幾宗罪?”一個金絲眼鏡的男人端著酒杯從眾人中擠出,走到了吳小姐跟楚凡之間,他扶了扶鏡框,侃侃而談。

“你擅闖民宅,主動出手致數人重傷。”

“你出言不遜、污蔑吳小姐,精神侵害。”

“你栽贓陷害,無中生有,損毀吳家聲譽。”

“你破壞宴會……哦對了,你知道吳小姐舉辦這么一場宴會,花費了多少錢嗎?因為你,這場宴會可能將變得毫無意義,你,賠不起,也沒有資格賠。”

“盜竊五百至兩千就足夠三年以下,五千兩萬足夠三到十年,三萬十萬已經足夠十年往上,你猜猜,因為你,吳小姐這場宴會損失了多少財富?你再猜猜,因為你這種不值一提的小人物,讓多少貴族人,心情變得糟透了。”

“你可能要申訴,你不是盜竊,沒錯,可你犯下的罪行遠比盜竊嚴重,你破壞了上流社會人群體驗,我們所有人,都因為你,而受到了精神恐嚇,我一紙狀書,能讓你下半輩子一直在監獄中度過。”

這位金絲眼鏡男巧舌如簧,有舌戰四方的氣勢,一個人噼里啪啦炒豆子般吐出一大堆話,讓人驚嘆不已。

“朱文先生不愧是從劍橋大學留學歸來的高材生,這一口流利的詭辯之能,讓無數執法人員都得折腰啊,以后若是進入法院工作,必然是造福一方。”

“哈哈哈,你們有所不知,朱文先生在律師事務所已經掛了職,出場費五十萬,揚言打遍江南無敵嘴,曾代理十七件案子,無一敗訴,不管黑的白的,到了朱文先生嘴里,都能變成對他最有力的辯駁手段,現在咱們晉西所有律師,都怕碰到他。”

朱文顯然也是個名人,他出來剛說幾句話,不少人便熱烈鼓掌起來,他也頗為享受這種氛圍,在吳小姐面前表現一番,足以讓他身價翻倍,若是被聘用為吳家專屬律師,得到重用,那他的人生也就完美了。

事實證明,人,就是容易上頭,朱文臉上笑容燦爛,淺酌了一口酒,繼續說道:“吳小姐請放心,吳家的清白,我來守護。”

說完又轉頭盯著楚凡,“你之所以這么著急把所有責任甩到吳家、甩到吳小姐身上,我覺得你別有用心,而且用心極其險惡,你是在掩飾自己的罪行,我現在有很大的把握確定,李尋歡,是你殺的,你之所以迫不及待質問吳小姐,擺出一副為義兄之死而憤怒的樣子,就是想脫盡干系,讓人無法懷疑到你身上,你這個伎倆太卑劣、粗鄙、狠毒,可惜還是逃不過我的法眼。”

“至于你的殺人動機……,你說你與李尋歡是結拜兄弟,眾所周知,整個李家第三代男丁只有兩人,李尋歡和李康,李康能力低下,無法繼承李家,而你又是李道然的義子,只要李尋歡死了,你就能名正言順取得李家財富,不得不說,你的棋下的很好。”

“可惜你錯估了吳小姐跟李尋歡的感情,臨死之前,李尋歡已經把李家全部交給了吳小姐,這也是為什么此地變成了吳家的地盤。”

朱文笑著,他完美的解釋了鳩占鵲巢的理由,同時所有臟水潑到了楚凡身上。

在這法制社會,頭腦代表了一切,很幸運,他有一副好頭腦。

聽到這些話之后,就連吳玉琦都笑了,笑的很開心。

“我這人嘴拙,不會說話,索性朱先生幫我解釋了一切,現在,你滿意了?可以滾了?”吳玉琦滿臉戲謔的看著楚凡,以勝利者的姿態。

“楚凡,記住一句話,永遠別想著跟力量比你強大無數倍的存在掰手腕,手腕會斷的,你只是一個孤兒,而我們,背后有著數之不盡的財團、家族、人脈,你永遠無法理解的力量。”鐘明生目光俯視,“我們曾經是同學,可以在同一個大學,可你千萬不要覺得,我們身份因此就在同一條水平線了,這種錯覺,會讓人笑掉大牙的。”

這些話也是現場眾多賓客想說的,他們非常看不起楚凡,如同一個下等賤民,沒有絲毫身份背景還敢來找吳家問罪?配嗎?

“尋歡,是你殺的,是或不是?”楚凡嘆了口氣,連空氣都變冷了。

眾人愕然。

這小子瘋了吧?沒聽到朱文說的話?還他媽問這種愚蠢的問題?腦子被門夾了?

“很好,我很佩服你的勇氣,連終生監禁都不怕。”朱文面色驚訝,輕輕把酒杯放在旁邊桌子上,鼓起了掌,同時搖頭冷笑,“看來你是在質疑我的力……”

“聒噪!”楚凡目光如電。

朱文那句話并未說完,他眼角發現黑暗中一道巴掌大殘影如同光速掃來,撞在他左臉,一瞬間他就體驗到了何為空中陀螺飛人,他身體三百六十度旋轉,轉了無數圈,直直飛撞在十多米外的地面,桌子板凳,碎裂一地,他半張臉直接皮開肉綻,可以看到里面森森白骨。

這一巴掌,力量駭人,倘若不是他運氣好,已經死了。

楚凡走到吳玉琦面前,兩人相隔僅剩幾十厘米,鼻息可聞。

“吳小姐,你搞錯了一個問題,我現在是在審問你,不是求著你回答我問題。”話音剛落,楚凡的手已經準確無誤的卡在她脖子上,九十斤的吳小姐,就像一只小雞仔般毫無反抗之力。

一時間,整個莊園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涼氣,如果說楚凡一巴掌甩飛朱文只是讓他們驚愕,那么現在,他們已經徹底無法呼吸了,堂堂吳家大小姐,被人掐著脖子威脅……這楚凡多大的能耐?不怕吳家報復他?

“住手!”

無數人影從莊園各個角落沖了出來,鐘明生聶刀面色警惕的盯著楚凡,整個莊園劍拔弩張,氣氛緊張到了極致。

“咳咳!我沒殺李尋歡!你放手!”吳玉琦這一刻才真正感受到恐懼,生命掌控在他人手中。

只要他想,他現在就能一命換一命,強行殺了她吳玉琦,她吳玉琦的性命多么精貴?豈是楚凡能比的?求救的目光朝著四面八方投去,現在沒人敢輕舉妄動。

“豎子敢爾!放了我們吳小姐!”一名吳家高層從別墅中鉆了出來,沖著楚凡呵斥怒罵道,“我道是誰?原來是李老賊養的那條外姓狗回來了,李家已經亡了!敢對我們吳小姐不敬,我讓你走不出這個大門!”

這老頭是吳家管家,囂張跋扈,如今吳家成為晉西市新貴,位列第一家族,他的身份水漲船高,自然不把多數人看在眼里,更何況這個落魄家族養的一條外姓狗?

“徐輝。”楚凡眼中射出殺氣,“槍拿來。”

徐輝走到楚凡面前,遞給他一把印著龍紋的手槍。

楚凡單手上膛,對著那從囂張到愣神,再到驚恐中的吳家管家毫不猶豫扣動了扳機。

“砰”的一聲,眾人如夢初醒,看著吳家管家頭上多出一個大窟窿,嚇得驚聲尖叫。

媽呀,殺人了!

從地上爬起來,滿面流血的朱文差點嚇丟了魂。

這個法制世界,這個靠頭腦掌控的世界,能掌控這種瘋子嗎?他不怕法律制裁?不怕死么?

下一刻,楚凡手中槍口調轉,對準了吳玉琦。

0007:何人識真龍?

不知道為什么,楚凡這話讓聽到的人又覺好笑,同時又覺得膽寒。

敢在吳家大小姐面前說這種話,不好笑嗎?

可當著吳家大小姐都敢說這種話?難道還不足夠讓人膽寒嗎?

這小子的依仗,就是他身后那個穿著戰甲的高手吧?確實厲害,可惜現在是法制社會,光厲害沒用,得有背景、人脈,否則一顆槍子,就能送你上西天。

吳家有沒有槍?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懷疑。

“這位先生,你可知剛剛短短數分鐘內,你已經犯了幾宗罪?”一個金絲眼鏡的男人端著酒杯從眾人中擠出,走到了吳小姐跟楚凡之間,他扶了扶鏡框,侃侃而談。

“你擅闖民宅,主動出手致數人重傷。”

“你出言不遜、污蔑吳小姐,精神侵害。”

“你栽贓陷害,無中生有,損毀吳家聲譽。”

“你破壞宴會……哦對了,你知道吳小姐舉辦這么一場宴會,花費了多少錢嗎?因為你,這場宴會可能將變得毫無意義,你,賠不起,也沒有資格賠。”

“盜竊五百至兩千就足夠三年以下,五千兩萬足夠三到十年,三萬十萬已經足夠十年往上,你猜猜,因為你,吳小姐這場宴會損失了多少財富?你再猜猜,因為你這種不值一提的小人物,讓多少貴族人,心情變得糟透了。”

“你可能要申訴,你不是盜竊,沒錯,可你犯下的罪行遠比盜竊嚴重,你破壞了上流社會人群體驗,我們所有人,都因為你,而受到了精神恐嚇,我一紙狀書,能讓你下半輩子一直在監獄中度過。”

這位金絲眼鏡男巧舌如簧,有舌戰四方的氣勢,一個人噼里啪啦炒豆子般吐出一大堆話,讓人驚嘆不已。

“朱文先生不愧是從劍橋大學留學歸來的高材生,這一口流利的詭辯之能,讓無數執法人員都得折腰啊,以后若是進入法院工作,必然是造福一方。”

“哈哈哈,你們有所不知,朱文先生在律師事務所已經掛了職,出場費五十萬,揚言打遍江南無敵嘴,曾代理十七件案子,無一敗訴,不管黑的白的,到了朱文先生嘴里,都能變成對他最有力的辯駁手段,現在咱們晉西所有律師,都怕碰到他。”

朱文顯然也是個名人,他出來剛說幾句話,不少人便熱烈鼓掌起來,他也頗為享受這種氛圍,在吳小姐面前表現一番,足以讓他身價翻倍,若是被聘用為吳家專屬律師,得到重用,那他的人生也就完美了。

事實證明,人,就是容易上頭,朱文臉上笑容燦爛,淺酌了一口酒,繼續說道:“吳小姐請放心,吳家的清白,我來守護。”

說完又轉頭盯著楚凡,“你之所以這么著急把所有責任甩到吳家、甩到吳小姐身上,我覺得你別有用心,而且用心極其險惡,你是在掩飾自己的罪行,我現在有很大的把握確定,李尋歡,是你殺的,你之所以迫不及待質問吳小姐,擺出一副為義兄之死而憤怒的樣子,就是想脫盡干系,讓人無法懷疑到你身上,你這個伎倆太卑劣、粗鄙、狠毒,可惜還是逃不過我的法眼。”

“至于你的殺人動機……,你說你與李尋歡是結拜兄弟,眾所周知,整個李家第三代男丁只有兩人,李尋歡和李康,李康能力低下,無法繼承李家,而你又是李道然的義子,只要李尋歡死了,你就能名正言順取得李家財富,不得不說,你的棋下的很好。”

“可惜你錯估了吳小姐跟李尋歡的感情,臨死之前,李尋歡已經把李家全部交給了吳小姐,這也是為什么此地變成了吳家的地盤。”

朱文笑著,他完美的解釋了鳩占鵲巢的理由,同時所有臟水潑到了楚凡身上。

在這法制社會,頭腦代表了一切,很幸運,他有一副好頭腦。

聽到這些話之后,就連吳玉琦都笑了,笑的很開心。

“我這人嘴拙,不會說話,索性朱先生幫我解釋了一切,現在,你滿意了?可以滾了?”吳玉琦滿臉戲謔的看著楚凡,以勝利者的姿態。

“楚凡,記住一句話,永遠別想著跟力量比你強大無數倍的存在掰手腕,手腕會斷的,你只是一個孤兒,而我們,背后有著數之不盡的財團、家族、人脈,你永遠無法理解的力量。”鐘明生目光俯視,“我們曾經是同學,可以在同一個大學,可你千萬不要覺得,我們身份因此就在同一條水平線了,這種錯覺,會讓人笑掉大牙的。”

這些話也是現場眾多賓客想說的,他們非常看不起楚凡,如同一個下等賤民,沒有絲毫身份背景還敢來找吳家問罪?配嗎?

“尋歡,是你殺的,是或不是?”楚凡嘆了口氣,連空氣都變冷了。

眾人愕然。

這小子瘋了吧?沒聽到朱文說的話?還他媽問這種愚蠢的問題?腦子被門夾了?

“很好,我很佩服你的勇氣,連終生監禁都不怕。”朱文面色驚訝,輕輕把酒杯放在旁邊桌子上,鼓起了掌,同時搖頭冷笑,“看來你是在質疑我的力……”

“聒噪!”楚凡目光如電。

朱文那句話并未說完,他眼角發現黑暗中一道巴掌大殘影如同光速掃來,撞在他左臉,一瞬間他就體驗到了何為空中陀螺飛人,他身體三百六十度旋轉,轉了無數圈,直直飛撞在十多米外的地面,桌子板凳,碎裂一地,他半張臉直接皮開肉綻,可以看到里面森森白骨。

這一巴掌,力量駭人,倘若不是他運氣好,已經死了。

楚凡走到吳玉琦面前,兩人相隔僅剩幾十厘米,鼻息可聞。

“吳小姐,你搞錯了一個問題,我現在是在審問你,不是求著你回答我問題。”話音剛落,楚凡的手已經準確無誤的卡在她脖子上,九十斤的吳小姐,就像一只小雞仔般毫無反抗之力。

一時間,整個莊園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涼氣,如果說楚凡一巴掌甩飛朱文只是讓他們驚愕,那么現在,他們已經徹底無法呼吸了,堂堂吳家大小姐,被人掐著脖子威脅……這楚凡多大的能耐?不怕吳家報復他?

“住手!”

無數人影從莊園各個角落沖了出來,鐘明生聶刀面色警惕的盯著楚凡,整個莊園劍拔弩張,氣氛緊張到了極致。

“咳咳!我沒殺李尋歡!你放手!”吳玉琦這一刻才真正感受到恐懼,生命掌控在他人手中。

只要他想,他現在就能一命換一命,強行殺了她吳玉琦,她吳玉琦的性命多么精貴?豈是楚凡能比的?求救的目光朝著四面八方投去,現在沒人敢輕舉妄動。

“豎子敢爾!放了我們吳小姐!”一名吳家高層從別墅中鉆了出來,沖著楚凡呵斥怒罵道,“我道是誰?原來是李老賊養的那條外姓狗回來了,李家已經亡了!敢對我們吳小姐不敬,我讓你走不出這個大門!”

這老頭是吳家管家,囂張跋扈,如今吳家成為晉西市新貴,位列第一家族,他的身份水漲船高,自然不把多數人看在眼里,更何況這個落魄家族養的一條外姓狗?

“徐輝。”楚凡眼中射出殺氣,“槍拿來。”

徐輝走到楚凡面前,遞給他一把印著龍紋的手槍。

楚凡單手上膛,對著那從囂張到愣神,再到驚恐中的吳家管家毫不猶豫扣動了扳機。

“砰”的一聲,眾人如夢初醒,看著吳家管家頭上多出一個大窟窿,嚇得驚聲尖叫。

媽呀,殺人了!

從地上爬起來,滿面流血的朱文差點嚇丟了魂。

這個法制世界,這個靠頭腦掌控的世界,能掌控這種瘋子嗎?他不怕法律制裁?不怕死么?

下一刻,楚凡手中槍口調轉,對準了吳玉琦。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手機版
分分彩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