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10-12 15:31:13

“院長找我?”

“什么事啊?”

姜綠蟻滿臉茫然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朱青揣著明白裝糊涂,說完就走了。

姜綠蟻道了一聲莫名其妙,然后走到了院長辦公室里。

“小姜,你來的正好。”

“有件事,我想和你說,關于去省里學習的名額,我們醫院高層再三考慮了一下,還是決定給小朱。”

“我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院長坐在椅子上,慢悠悠道。

“什么??”

姜綠蟻呆了呆,旋即,立即怒道:“為什么?這個名額,是我為醫院爭取來的,憑什么讓我讓掉?”

“你怎么這么不懂事呢!”

院長慍怒道:“我再和你說一遍,這個名額是醫院的,醫院有權利分配。”

“你若再無理取鬧,關于你的獎勵,醫院也不給了,回去吧!”

聽見院長這番蠻橫無理的話,姜綠蟻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。

對方這已經是明擺著在欺負她了!

看著姜綠蟻紅著眼圈跑出去,朱青便知道事情成了,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陰暗的笑意:

“對不起了,姜綠蟻,你不能怪我。”

“畢竟——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!呵呵……”

副院長剛好看見這一幕,心中奇怪,便來詢問院長,到底是出了什么事。

得知院長居然自作主張,把屬于姜綠蟻的名額,讓給了朱青,他不禁皺眉道:“這么做不太好吧,對小姜太不公平了。”

“哼,我本來是想給她的,可你知道,她對我是什么態度嗎?”院長冷冰冰道,“她對我一點尊重都沒有。”

“她真以為,這個名額,是她靠實力爭取來的?”

“她不過是運氣好,正趕上人家于老急著開會,如若不然,就憑她?拿得到這個名額?”

“好了,我意已決,你就別為她說話了。”

聽完這番話,副院長嘆了一口氣,轉身離開了。

另一邊,心情極其失落的姜綠蟻,自然也沒有值班的心思了。

她給江辰打了個電話,讓江辰來接她回家。

江辰聽出了她的聲音里帶著哭腔,不禁問她發生了什么事。

姜綠蟻只能哽咽的將剛才的事和江辰說了一遍。

江辰的臉立即黑了。

“好,你在醫院等我,我馬上接你。”

說完,江辰掛斷了電話,心中的怒火瞬間壓不住了。

他自己的老婆,他連一句重話都不舍得說,現在,居然被一個外人欺負了?

江辰當然忍不下去。

他立即給于老打了一通電話。

寒暄之后,江辰將姜綠蟻遇見的事,原原本本的和于老講了一遍。

“什么?還有這種事?”

于老驚了。

然后,他立即對江辰道:“沉香,你放心,我那個名額,給的時候,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就是給小姜的,明天填表的時候,除了小姜以外,誰我也不認。”

“好,多謝于老幫忙,真是不好意思,這么一點小事還要麻煩您。”

江辰連忙道謝。

“哪的話,我看你小子很順眼,也很有思想,有時間的話,來我這里待待,我們好好聊聊醫術。”

“好,一定!一定!”江辰忙不迭點頭。

掛掉電話之后,江辰舒了一口氣。

而后,才騎上電動車,飛快的來到了醫院門口。

姜綠蟻顯然心情很不好,眼圈還有些紅紅的,似乎才在衛生間哭過。

“放心吧,名額是你的,他們誰也搶不走。”

江辰安慰道。

姜綠蟻嗯了一聲,但是顯然,沒有聽進去江辰的話。

江辰也沒多做解釋。

反正明日就會見分曉!

到時候,院長怎么欺負的姜綠蟻,江辰便要他加倍還回來。

為了逗姜綠蟻開心,江辰一路上連續講了好幾個笑話,終于將她逗笑了。

二人回家之后,沈萍還奇怪,為什么姜綠蟻今天下班的這么早。

姜綠蟻只得說是自己身體不舒服。

沈萍馬上急了,對江辰怒道:“是不是你這個廢物傳染的我家莉莉?”

“媽,和他沒關系,你怪他干嘛。”

姜綠蟻哭笑不得。

“媽這不是關心則亂嗎?莉莉,怎么樣,發燒了沒有?嚴重嗎?”

“還有你,方沉香,看著干什么嗎?還不快點給莉莉倒水去!”

沈萍頤指氣使道。

“媽,你這么兇干嘛?”姜綠蟻有些無奈。

“還不是你這男人太沒用了,讓他上幾天班就犯病,懶驢上磨屎尿多,唉,真沒出息。”

“當初,要是讓你嫁給你王叔家的兒子就好了,我聽說他現在可有出息了,都幫公司里的大領導開車了,天天山珍海味,還能給家里帶回好多,不比跟這個廢物強?”

“媽!”

姜綠蟻有些不樂意了。

倒不是她維護江辰。

而是在她眼里,王叔家那兒子還不如江辰呢。

江辰好歹老實,從不出去花天酒地,這倒是讓姜綠蟻很滿意。

同時,她也有些慶幸,還好自己沒把江辰辭職的事,和她爸媽說。

不然的話,沈萍肯定會逼她和江辰離婚。

晚上吃完飯,江辰老老實實的開始收拾碗筷。

作為一個贅婿,又沒什么能耐,方沉香在姜家的地位,自然是食物鏈的最底層。

姜勇還好,對他多有照顧。

沈萍則是最看不起江辰的,幾乎是在拿他當下人使喚。

顧名思義“廢物利用”:既然沒什么能耐,就多干點活吧。

姜家的碗筷,還有地板的衛生,都是方沉香的活兒。

如今,江辰占據了方沉香的身體,為了不讓其他人起疑,他也只能乖乖的任勞任怨。

不過,他到底不是方沉香。

以前,他的精力都用于研究醫術,這些活兒倒是都用不著他干,很多被他救過的患者,都自發的輪流幫他打掃衛生,讓他能夠專心研究工作,連每天的便當,都有當時,一個學校的學妹給他做。

想到她,江辰不禁有些感傷。

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么樣,自己死后,對方一定很傷心吧。

當時,江辰的身邊,幾乎沒有女性,只有她默默的陪在江辰身邊,江辰本以為,自己功成名就之后,最后的歸宿也是她。

卻沒想到,會遭遇這種事。

當真是造化弄人。

“有時間的話,我去看看她吧。”

江辰心中想道。

雖然不能相認,但,只要看到她過得很好,江辰也就放心了。

洗完碗筷,江辰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酸的腰,回了房間。

此時,房間內香香的,姜綠蟻正坐在床上,在白皙的大腿上涂抹著乳霜。

似乎已經對江辰不太避嫌了,只是,還是不愿意和江辰同床而已。

“喂,你知道,媽今天怎么說你的嗎?”

姜綠蟻頭也不抬道。

“不是什么好話吧。”江辰能猜得出來。

“哼,算你聰明。我說你啊,難道就真的沒一點骨氣嗎?你想讓我做你的女人,你最起碼,也要有點出息才行吧?”

姜綠蟻說著,抬起頭,清澈的眼睛看著江辰的臉,道:“我不希望,我的男人,是一個廢物,讓人戳脊梁骨。”

“你明白嗎?”

第十五章 江辰怒了

“院長找我?”

“什么事啊?”

姜綠蟻滿臉茫然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朱青揣著明白裝糊涂,說完就走了。

姜綠蟻道了一聲莫名其妙,然后走到了院長辦公室里。

“小姜,你來的正好。”

“有件事,我想和你說,關于去省里學習的名額,我們醫院高層再三考慮了一下,還是決定給小朱。”

“我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院長坐在椅子上,慢悠悠道。

“什么??”

姜綠蟻呆了呆,旋即,立即怒道:“為什么?這個名額,是我為醫院爭取來的,憑什么讓我讓掉?”

“你怎么這么不懂事呢!”

院長慍怒道:“我再和你說一遍,這個名額是醫院的,醫院有權利分配。”

“你若再無理取鬧,關于你的獎勵,醫院也不給了,回去吧!”

聽見院長這番蠻橫無理的話,姜綠蟻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。

對方這已經是明擺著在欺負她了!

看著姜綠蟻紅著眼圈跑出去,朱青便知道事情成了,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陰暗的笑意:

“對不起了,姜綠蟻,你不能怪我。”

“畢竟——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!呵呵……”

副院長剛好看見這一幕,心中奇怪,便來詢問院長,到底是出了什么事。

得知院長居然自作主張,把屬于姜綠蟻的名額,讓給了朱青,他不禁皺眉道:“這么做不太好吧,對小姜太不公平了。”

“哼,我本來是想給她的,可你知道,她對我是什么態度嗎?”院長冷冰冰道,“她對我一點尊重都沒有。”

“她真以為,這個名額,是她靠實力爭取來的?”

“她不過是運氣好,正趕上人家于老急著開會,如若不然,就憑她?拿得到這個名額?”

“好了,我意已決,你就別為她說話了。”

聽完這番話,副院長嘆了一口氣,轉身離開了。

另一邊,心情極其失落的姜綠蟻,自然也沒有值班的心思了。

她給江辰打了個電話,讓江辰來接她回家。

江辰聽出了她的聲音里帶著哭腔,不禁問她發生了什么事。

姜綠蟻只能哽咽的將剛才的事和江辰說了一遍。

江辰的臉立即黑了。

“好,你在醫院等我,我馬上接你。”

說完,江辰掛斷了電話,心中的怒火瞬間壓不住了。

他自己的老婆,他連一句重話都不舍得說,現在,居然被一個外人欺負了?

江辰當然忍不下去。

他立即給于老打了一通電話。

寒暄之后,江辰將姜綠蟻遇見的事,原原本本的和于老講了一遍。

“什么?還有這種事?”

于老驚了。

然后,他立即對江辰道:“沉香,你放心,我那個名額,給的時候,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就是給小姜的,明天填表的時候,除了小姜以外,誰我也不認。”

“好,多謝于老幫忙,真是不好意思,這么一點小事還要麻煩您。”

江辰連忙道謝。

“哪的話,我看你小子很順眼,也很有思想,有時間的話,來我這里待待,我們好好聊聊醫術。”

“好,一定!一定!”江辰忙不迭點頭。

掛掉電話之后,江辰舒了一口氣。

而后,才騎上電動車,飛快的來到了醫院門口。

姜綠蟻顯然心情很不好,眼圈還有些紅紅的,似乎才在衛生間哭過。

“放心吧,名額是你的,他們誰也搶不走。”

江辰安慰道。

姜綠蟻嗯了一聲,但是顯然,沒有聽進去江辰的話。

江辰也沒多做解釋。

反正明日就會見分曉!

到時候,院長怎么欺負的姜綠蟻,江辰便要他加倍還回來。

為了逗姜綠蟻開心,江辰一路上連續講了好幾個笑話,終于將她逗笑了。

二人回家之后,沈萍還奇怪,為什么姜綠蟻今天下班的這么早。

姜綠蟻只得說是自己身體不舒服。

沈萍馬上急了,對江辰怒道:“是不是你這個廢物傳染的我家莉莉?”

“媽,和他沒關系,你怪他干嘛。”

姜綠蟻哭笑不得。

“媽這不是關心則亂嗎?莉莉,怎么樣,發燒了沒有?嚴重嗎?”

“還有你,方沉香,看著干什么嗎?還不快點給莉莉倒水去!”

沈萍頤指氣使道。

“媽,你這么兇干嘛?”姜綠蟻有些無奈。

“還不是你這男人太沒用了,讓他上幾天班就犯病,懶驢上磨屎尿多,唉,真沒出息。”

“當初,要是讓你嫁給你王叔家的兒子就好了,我聽說他現在可有出息了,都幫公司里的大領導開車了,天天山珍海味,還能給家里帶回好多,不比跟這個廢物強?”

“媽!”

姜綠蟻有些不樂意了。

倒不是她維護江辰。

而是在她眼里,王叔家那兒子還不如江辰呢。

江辰好歹老實,從不出去花天酒地,這倒是讓姜綠蟻很滿意。

同時,她也有些慶幸,還好自己沒把江辰辭職的事,和她爸媽說。

不然的話,沈萍肯定會逼她和江辰離婚。

晚上吃完飯,江辰老老實實的開始收拾碗筷。

作為一個贅婿,又沒什么能耐,方沉香在姜家的地位,自然是食物鏈的最底層。

姜勇還好,對他多有照顧。

沈萍則是最看不起江辰的,幾乎是在拿他當下人使喚。

顧名思義“廢物利用”:既然沒什么能耐,就多干點活吧。

姜家的碗筷,還有地板的衛生,都是方沉香的活兒。

如今,江辰占據了方沉香的身體,為了不讓其他人起疑,他也只能乖乖的任勞任怨。

不過,他到底不是方沉香。

以前,他的精力都用于研究醫術,這些活兒倒是都用不著他干,很多被他救過的患者,都自發的輪流幫他打掃衛生,讓他能夠專心研究工作,連每天的便當,都有當時,一個學校的學妹給他做。

想到她,江辰不禁有些感傷。

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么樣,自己死后,對方一定很傷心吧。

當時,江辰的身邊,幾乎沒有女性,只有她默默的陪在江辰身邊,江辰本以為,自己功成名就之后,最后的歸宿也是她。

卻沒想到,會遭遇這種事。

當真是造化弄人。

“有時間的話,我去看看她吧。”

江辰心中想道。

雖然不能相認,但,只要看到她過得很好,江辰也就放心了。

洗完碗筷,江辰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酸的腰,回了房間。

此時,房間內香香的,姜綠蟻正坐在床上,在白皙的大腿上涂抹著乳霜。

似乎已經對江辰不太避嫌了,只是,還是不愿意和江辰同床而已。

“喂,你知道,媽今天怎么說你的嗎?”

姜綠蟻頭也不抬道。

“不是什么好話吧。”江辰能猜得出來。

“哼,算你聰明。我說你啊,難道就真的沒一點骨氣嗎?你想讓我做你的女人,你最起碼,也要有點出息才行吧?”

姜綠蟻說著,抬起頭,清澈的眼睛看著江辰的臉,道:“我不希望,我的男人,是一個廢物,讓人戳脊梁骨。”

“你明白嗎?”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手機版
分分彩骗局